老当益善

于文岗

老当益善,是我从老当益壮嫁接过来的。

所谓老当益壮,大意是说虽年老了,但气更旺,体更壮,劲更足。如南朝·宋·范晔《马援传》所谈:“丈夫为志,穷当益坚,老当益壮”,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所颂“老当益壮,宁移白首之心;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”这四个字已经是一个成语,可我总觉得“益壮”是个别、特例,更多是一种不服老的心气儿。其实,老当益衰才是正理,若说老当益精——精明,益善——善良和完善,倒是更合常理。

人,从小到老见识了各色人等,经历了繁杂世事,学多见多闻多干多反省也多。特别是经历了亦红亦紫的绚烂,更向往返璞归真的美感;得到过好心人的帮助,更喜好真善美的体验;遭遇过小人算计,也更懂假恶的卑鄙。一言以蔽之,一切都经过了,都看开了,“老牛粗了耕耘债,啮草坡头卧夕阳”。这些都不断地雕琢着四个字:老当益善。

此处,笔者想说说苏东坡与王安石两位人物。此二人皆天下奇才,皆年少得志,皆21岁中进士,壮年时同朝为官政治理念大不相同,近乎“政敌”,老了在道德文章上却相互倾慕,颇有惺惺相惜之感。苏在读到王的词作《桂枝香·金陵怀古》后,曾赞叹“此老乃野狐精也”。苏东坡自黄州移官汝州,顺路拜访隐居江宁的王安石。二人共处三十多天,同游钟山,诗酒唱和。送别苏轼,王安石对人长叹:“不知更几百年,方有如此人物。”

同样,当代很多道德楷模都是“老者”。北京老人王镜,住着周转房、靠着捡破烂儿,上世纪90年代就当上了向“希望工程”捐款的万元户;津门老人白芳礼,74岁至93岁20年里,靠着一脚一脚蹬三轮,资助了300多名贫困生;杭州夏衍中学教师韦思浩,一个月5000多元退休金还捡垃圾,全是为了捐资助学。他们,都诠释了何为“老当益善”。

但凡事不可一概而论。正如芍药也有“狗尾巴”,老人中也有走向反面——老来益蛮、老来益狂、老来益刁。比如“一切我占先、凡事一个‘抢’”,某些大妈“跌倒不能扶”的“老碰瓷”,以及每每出手“车闹”的老太和老汉等,也都用自己的丑行图解了为老不尊。

“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。不逾矩意味着少犯错误,才能止于至善。是接受岁月洗礼,主观修为,老当益善;还是任时间流逝,任性妄为,为老不尊?两种选项摆在每个中老年人面前,任君挑选。

首页时政